1975年,杭州日報編輯這樣給中學生回信
杭州網  發佈時間:2021-01-14 11:10   

雖然沒有署名,卻給了我們這些毛孩子很大的鼓勵。


今年是《杭州日報》創刊60週年,我翻箱倒櫃地找出了這封信,因為它有歷史意義:首先這封信是《杭州日報》與受眾良性互動的一個證據,正是這種互動培養了一批有前途的新聞和文學愛好者;其次,這封信雖然是為一羣中學生寫的,但從某種意義上説也是當時報紙辦報方針和思想的縮影,從新聞史學上説,對研究當時記者、編輯的思想狀態,或許有點參考價值

先介紹一下這封信的歷史背景。

那是上個世紀七十年代的文革後期,學生雖然無法正常讀書,但搞一些課外活動,還是受到鼓勵的。當時,杭州有幾所中學辦有學生刊物,比如杭三中就有一家《鼓角》,辦得有聲有色,煞是令人羨慕。於是,我也找了幾個“臭味相投”的同學商量,決定也辦一份。

經過一陣昏天黑地的忙亂,刊物終於辦起來了,取名——《春焰》,意思是青春的火焰。為了把刊物辦得更好,我起草了兩封信,一封給《杭州日報》編輯部,一封給《杭州文藝》編輯部,希望能得到編輯老師們的解答和幫助。不過,當時心裏並沒有對回信抱太大的希望。果然,《杭州文藝》沒有回覆;但是,喜出望外的是,《杭州日報》來信了。信中寫到:

由於我們是搞報紙副刊的,缺乏辦刊物的經驗。對你們提出的問題,簡復如下,僅供參考。

一、作為學生的班級刊物,還是辦綜合性的刊物為好。即辦刊登學生的學習體會、好人好事的通訊報道,以及在真人真事的基礎上加工提高的文藝作品。根據你們的需要轉載黨報黨刊的文章是可以的。未經公開發表的毛主席語錄和中央首長講話,中央已多次重申不要翻印,應該遵守。

二、審稿、收稿,都應遵照毛主席關於政治標準第一、藝術標準第二的指示,努力做到“革命的政治內容和儘可能完美的藝術形式的統一”,“既反對政治觀點錯誤的藝術品,也反對只有正確的政治觀點而沒有藝術力量的所謂‘標語口號式’的傾向”。

三、我們反對抄襲行為,這是資產階級思想的反映。但是要把初學寫作的學生模仿人家的作品同抄襲行為區別開來。對抄襲行為要嚴肅指出,批評教育。

四、編輯工作貴在“認真”兩字。要努力學習馬列和毛主席著作,不斷提高思想水平,才能把好關。

五、辦好一個刊物要依靠黨的領導,依靠廣大羣眾。要積極爭取黨支部的領導,發動廣大師生來寫稿。除了廣泛發動羣眾外,要注意組織和培養一支寫作隊伍。

六、刊物要積極配合全黨的中心工作。為了迎接四屆人大的召開,可以先組織稿件。

以上答覆,不一定正確,也不可能滿足你們的要求。希望你們努力學習,不斷實踐,總結經驗,辦好刊物。

來信落款的日期是1975年1月3日,沒有署名,卻蓋着令人敬仰的紅色圓形圖章“杭州日報政法文教組”。在寫本文時,我特意在網上搜索了一下,時任杭報政法文教組組長的是毛英先生,有不少回憶文章,都講到他曾給很多作者寫過信。於是我“考證”這封回信十有八九也是毛英先生所寫的。

當然今天看來,這封信的內容有着明顯的時代特徵,但卻寫得十分坦誠和認真,尤其是建議要“刊登學生的學習體會、好人好事的通訊報道,以及在真人真事的基礎上加工提高的文藝作品”,今天看來也十分正確。

當時,這封來信先是在編輯組傳閲,然後又在同學和老師中傳閲,大家都很高興,頗有受寵若驚的感覺,對《杭州日報》愛護和尊重我們這些毛孩子深懷感激,辦刊物的積極性大大提升,也提高了我們的寫作能力。

本文原載於2015年12月28日杭州日報。

作者何揚鳴,系浙江大學傳媒與國際文化學院新聞與傳播學系、新聞傳媒與社會發展研究所副教授。

來源:杭州日報  作者:何揚鳴  編輯:郭衞
返回
當時,這封來信先是在編輯組傳閲,然後又在同學和老師中傳閲,大家都很高興,頗有受寵若驚的感覺,對《杭州日報》愛護和尊重我們這些毛孩子深懷感激,辦刊物的積極性大大提升,也提高了我們的寫作能力。為了把刊物辦得更好,我起草了兩封信,一封給《杭州日報》編輯部,一封給《杭州文藝》編輯部,希望能得到編輯老師們的解答和幫助。當時,杭州有幾所中學辦有學生刊物,比如杭三中就有一家《鼓角》,辦得有聲有色,煞是令人羨慕。